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尚研究院

天色已晚 臣妾退下www.nofashion.cn

 
 
 
 
 

日志

 
 

爽哥王圆箓 傻逼张大千  

2010-07-27 22:41:59|  分类: 理財一周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唐小唐

 

这个国家不聚集大量的民族主义者都难。比如你来到莫高窟,花160块钱进10个洞,不能摸,不能说话,连喘息都要屏着,生怕呼出的二氧化碳跟那些观音发生关系,让她们皮肤变质,被抓去见官,一路悻悻然,啥都没记住。倒是在没进洞前,导游咬牙切齿地控诉一个叫王圆箓的道士,说他卖经于敌,昏庸无常,该当千刀万剐,然后重重地说出了案发日期:1900年阴历5月26日。于是一路上只听到有些游客默默在念这组数据,回去好证明到此一游,因为还不准拍照。

 

第一次听王道士的名字是在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差不多20年前,那时候秋雨老师还不常含泪,精力旺盛,四处苦行。在《文化苦旅》的第一篇《道士塔》中,余秋雨开篇就把王圆箓钉死在罪人牌上。第二次听到王道士的名字却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名叫王元禄。同样农村出身,同样寄宿,而他胸插钢笔一挺殷红的酒糟鼻俨然村干部形象,而我显然是那个老是拖交农业税的光棍刁明,于是,在最后一排,王元禄经常挨我老拳,成为我人生记忆之一。从此,无论是同学王元禄还是道士王圆箓都让我喜欢的不行。

 

无奈同学王元禄默默无闻,连我都不知道他身在何处,而道士王圆箓却是彪炳史册,比如他把释迦摩尼泥塑改成道士形象就有趣的紧,在观音像前再塑一个太上老君形象就更加可爱了,颇有“窑子你观音逛得,我们道士就逛不得”的阿Q精神。

 

在历史的教科书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王道士也不是那最冤枉的一个。莫高窟本就是当地土豪劣绅彰显势力的别墅房地产,你是潘石屹就能凿个10方的洞塑一尊菩萨,你要是国企就可以凿一整座小山整个二三十米的大佛。后来世易时移,流氓都在争地盘无暇顾及,王道士也路不拾遗,报了官,无人理,那些破烂书卷全是和尚的口水吐沫,压根儿就没有颜如玉,更不要说什么用来招兵买马的黄金屋了。其实根据无主物先占制度,这些窑子王道士发现了本来就可以归为己有。王道士倒也没有贪念,兢兢业业守着这些窑子,还意外有了重大发现。只是可能由于太闲了,在戈壁荒漠谁没有点抒发艺术的欲望?就开始动刀子动笔,搞了一批与时俱进的创作,却做了一件被后人辱骂的大错事。另一件错事就是把经书卖给了老毛子们,那些钱又能买到些什么?王道士又能用得上什么?要是不卖给老毛子,今天那些经书的下场又是什么?当然,历史是不允许假设的。王圆箓被刻在了莫高窟的耻辱柱上。

 

但是,到了40年代,牛逼哄哄的张大千跑到莫高窟借着艺术家之名在敦煌三年剥落壁画数片,这个当过土匪军师的大胡子功名尽成,还在每个窟门口刻上自己的编号,最耀眼的应当属于“二二二”窟吧,北京人都懂的。

 

道士王圆箓的老君像一千年之后应当也是艺术奇葩吧,至少可以和张大千的作品媲美,但罪人和大师的不对称可能要永远存在于每个参观者的心中。不过,自命得以的王道士当年和着泥巴卷起袖子的时候应该是面带笑容的,而张大千看到满墙壁画可能内心羞愧愤而起凿,留下三十多处白目以期后人来参观的时候能被导游提到名字。我喜欢这样的臆测,因为我觉得做人还是做爽哥王圆箓那样的比较惬意。“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评论这张
 
阅读(309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