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尚研究院

天色已晚 臣妾退下www.nofashion.cn

 
 
 
 
 

日志

 
 

啦啦啦辞旧迎新咯  

2006-01-04 21: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现之旅

今天
写完一首诗
发现“天桥”二字
曾经
频繁出现
关于这样的发现
究竟
还有多少呢

关于一个场景的蒙太奇分析

五男两女
站在天桥上

进入内部
如果从天空俯拍
男女对立 各执一方
这可以看作是一种强有力的
性暗示
手中的碳酸饮料如果换成
啤酒,也许更合适。

当然
必须再前进一步
比如
镜头从胸部慢慢摇上去
就可以看到不太明显的曲线以及
几颗硕大的青春痘。这一切
说明她们还年轻

这个时候
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
因此上述场景只是陌生人的一个
主观镜头
按照惯例应该来个反打
“这些孩子这么小就……”
意犹未尽
她的孩子牵着她的手
“妈妈快走”

如果时间允许的话还可以
交代一下:岐江上的一座天桥
新年夜有人走过
关于几个孩子的离家出走
又是另外一个故事
它应该从另一处说起


身边躺着一个怕黑的老头

从别人口中听说
躺在床上的那个老头
怕黑。这不能形成标题所说的
全部事实
要命的是躺下
是唯一舒服的,对于一个
喝了点小酒的新年夜晚。

而我
恰巧是
有光很难入睡的那种
于是想象便是进入睡眠的
必要消遣

他曾经也应该是一条汉子
没有从荒冢中走过
至少也见过死人吧
六七十年的光阴难道就
如此不幸,不如我这个
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喜欢往新坟上扎
喝一碗
犒劳的糖水
或者在饿死的小鬼摊上
放一把野火
“春风吹又生”
到底是什么让他
如此怕黑。要是突然停电了
怎么办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
他坐在椅子上抽烟
对怕黑的事情
只字未提



在一些人的诗歌里
读到不同的童年
它们发生在七六年秋天
大雪纷飞。或者六十年代的夏天
满天的蝗虫,树皮盛在碗里
至于天气不太清楚,至少应该
是热的吧

当敲下第一个字的时候
就注定,是个
跟风的俗人
却不能捏造一个
童年
多灾多难成全所有的
艺术气质

对于那个年代
我无话可说
虽然肥肉匮乏
但也不至于饿着肚子
父母离家 出门打工
而我被当作农事最大的
敌人,早早的送进课堂
远离那些跟在田里撒欢的孩子们
(虽然我是多么想与他们为伍啊)
过着管制的生活
最大的乐趣就是放学回家
躲在门槛上捏着泥巴
用脏手和姐姐们偶尔
捣个小乱
最出轨的一次活动是在
一个雨天。溢满泥浆的路面
被我动了个小小的手术
开了一个足够半条腿落下去的口子
对于这一切
我却只能躲在
茅房里面,透过一条狭窄的缝
偷偷的

笑声是秘而不宣的
艰难的在胃里消化了
许多年

童年的回忆
仅此而已
要说唯一的秘密
就是我没有感觉到
茅房里应有的臭
具体是一种什么气味
我不曾感觉
它也早在茅房被拆掉的时候
消失了



在天桥上
患了抑郁症的马
不停打转
身边的人行色匆匆
没有停下来看一眼
唯一注视它的
主人,却是准备
将它卖掉

天桥上的马
不知疲倦,而疲倦又是
抵抗抑郁症的最好办法


顽皮的孩子是它的
最终归宿。也或许
在某一时刻
就停下了,被送回工厂
重新生产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