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尚研究院

天色已晚 臣妾退下www.nofashion.cn

 
 
 
 
 

日志

 
 

《芝加哥》:戏里戏外的声色犬马  

2005-10-20 13: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子在豆瓣给我留言,说要看《芝加哥》,我回复她好,我给你找,可是后来我并没有找,而是坐在电脑前写我的诗。写着写着,到晚上的时候,在阳台上抽了一根烟,突然变得烦躁无比。燕子说我还不够安定,恐怕这就能证明吧,大部分时候我是安静的,但有时候会触景生情般的喜悦悲伤烦躁热血沸腾。抽完烟回来之后,我看着很多书压着碟,我能感觉到它们的悲哀,就帮它们卸了重担,那些书被我放到了地板上,房间就显得有些乱了,燕子洗澡后看到了,理所当然的生气,更何况她刚刚练完击跆道,连走路都困难,于是便发生不大不小的争吵,结果当然是我错了,错了就要道歉,然后我就陪她一起看《芝加哥》,看了一半就睡觉了,所以一直到错天才看完。这是她的第一遍,而我已经看了三遍了。

在说《芝加哥》之前,我想讲个故事,全当热身吧。《北京文学》上有一期载了一篇小说叫做《电影人与白日梦》,大概是第六代的纪实小说吧,文字不多,好像是节选,说的是一个叫丁建成的,而这个人恰恰是大部分人都不熟悉的第六代,算是一种悲哀吧,因为没有三大电影节上的成绩,所以记者不报道,自然无人知晓,就想《红颜》之前的李玉,有多少人知道她的《今年夏天》,即使知道又有多少人看过。小说中有这样一段描写是这样的,在电池厂当工人的丁建成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参与一部戏做的美工,在去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吉普车上,他坐在副驾驶位置,后面坐着三个人,导演坐中间两边各一个女演员。车在半途的时候,其中一个女演员就把车内的倒后镜往上扳了一下,到了上海电影制片厂,导演和演员下车,丁建成往后看了一下,中间的位置很正常,而两边的位置却是潮湿一片,当时丁建成就纳闷了:这就是电影?几十年过去了,我想丁建成现在一定不会再为当年的事情唏嘘不已,更有可能的是他已经从副驾驶坐到了以前导演坐的位置了,这些都是假想,不当真,热身也就到此结束吧。

03年第一次看《芝加哥》,到今天歌舞片也只看过寥寥四部《红磨坊》然后就是菜明亮的《洞》和《天边一朵云》了。《芝加哥》应该可以说是看着《红磨坊》的名利双收才上了。作为歌舞片,《芝加哥》拥有一切舞台剧的杀手锏,舞台,灯光,场景,道具,服装,音响,在这一点上蔡明亮肯定是不如好莱坞的,虽然他有电影局的拨款。故事说的是关于一个造星事件,涵盖芝加哥的娱乐界,法律界,新闻界,当然由此延伸的覆盖面就更大了,不消说。主角大致是一男两女,像丁建成坐的吉普车后坐那样搭配。《红磨坊》是尼可,《芝加哥》就请来了泽塔和理察,大明星,票房的保证,这就是好莱坞。

故事背景是20年代,电影也刚刚起步二十年,那个时候应该还是没有电视的,因为大家听得都是收音机,不知道什么牌子,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红灯牌。看到那么早的娱乐业已经如此之势,大家对如今的娱乐业的发展就不会嗤之以鼻,大骂道德败坏了,因为按照发展趋势,实在是太慢了。

女人露丝幻想成为舞台上的明星,甘愿献身,背人睡了,一脚踹开,广州话就是,叫完菘就不管不顾了,这当然对于一个女人是不公平的,于是女人便拔枪而射。就是这样一个女犯人在监狱里面被一个律师塑造成一个万众瞩目的女明星,不时上报纸的头版,收到观众的鲜花,被印在玩具上面畅销。当然这不是免费了,律师是要收费的,没有钱光有身体是不行了,可见美国的娱乐业早已比中国发达的多了,中国的水平还停留在吉普车后坐的导演身上,而美国人更聪明一些。所以资本论中说资本主义每个毛孔都留着肮脏的血,看来不假,因为钱是最脏的,政客摸,妓女摸,艾滋病患者摸,麻风病人摸,而大便的提取物据说可以炼油和制造抗癌药物。

《芝加哥》可以说是一个戏中戏,戏外戏,几乎运用了一切蒙太奇手法,对比蒙太奇,平行蒙太奇,比喻蒙太奇,还有杂耍蒙太奇,通过戏中戏,戏外戏,把电影推向高潮,讲的明明白白,不想艺术电影那样经常让人看得云里雾里,难怪乎巴赞要说好莱坞的戏只是给那些智商低于十四岁的人看的。这句话虽然有失偏颇,但是也简明扼要地阐明一个道理,好莱坞的电影,只有你的智商大于等于十四岁的就一定能看懂,要是看不懂,不好意思,拜托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以防万一。除了蒙太奇我们还说什么呢?说一下音响吧,音响效果很好。而说音响原因是有必要解释一下,音响这个词在电影中的具体所指,音响好不是震撼,震撼的大部分都是音乐或者假的音响,因为音响好应该说的是它真实而且巧妙,打个比喻,一个瞎子观众能到脚步声,从频率声音大小,就能判断这个人的性别年龄心情以及大概的目的地,这样的音响才叫好,一位的大、炫那不叫好,有钱有够HIGH的机器怎样大怎样炫的音响效果都能制造出来,但最多也只是假大空,就像你在牛逼得声音软件制造出来的雪地里的声音,都不一定必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拟音师拿着两块石子一边看电影一边磨出来的声音好一样的道理。最后在说一下最后的一组镜头吧,鲜花,掌声,灯光,记者,沸腾的观众,当然还少不了卡宾枪,这一切就构成了声色犬马的世界了。

《芝加哥》理所当然的胜出了,成为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明星,票房双达标,更重要的是她说了好莱坞的潜规则,娱乐圈的潜规则。众位评委当然会会心一笑给个满分。好了这就是我要说的声色犬马了,你去问一个跟娱乐全有一点关系的人叫他用一个成语来形容一下娱乐圈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你说:声色犬马。下面就说声色犬马。

一直不看超女,也只是谨慎的骂过一句,基本上是不管不问置若罔闻的态度,但是我还是看娱乐新闻了,当然也有关于超女的新闻,比如黑楠出书了,夏青开骂了,黑楠很冤枉的说,我真的没有从超女得到什么,有的也只是因为确实应该补贴一些损失而已。这些远比超女有意思的多,超女的几个女孩子才刚刚踏入娱乐圈,从本质上来说她们离娱乐圈还很远,而这些评委导演们才是真正的娱乐圈,只有他们才能够得上声色犬马。在这里我还要讲一个故事,娱乐大家,放心要收钱的,不多,你的电费和上网费,以及眼睛疲劳损失,不是我是,上网费是电信网通,电费是南方电网或者华东电网,眼睛疲劳费是药厂收同时他们也送你滴眼露的。我的一个朋友,在北京新浪聊天室采访黑楠,因为黑楠是她是老相识,因为这个朋友本来是跑时尚的,在广州当然跟李艾有交往,而黑楠便是李艾的前男朋友,而这个黑楠经常开着李艾的车在广州城内乱窜,大家也就相互认识了。那个朋友调到北京后也跑娱乐了,因为是老相识,便似乎热情了许多,而这个时候柯以敏过来了,因为黑楠过后就轮到他跟伟大的网友同志们聊天了,柯姑娘见到这般情形,便故作风骚的说,唉幺幺,你们不会有一腿吧,搞得我那个朋友恶心的不行,草草结束采访,交了稿,应付了差事。

这样的故事当然从报纸上是看不到的,在报纸上看到的最多只是黑楠出书了,而在《芝加哥》中,我们看到了一些事情的源头,娱乐新闻是怎么出来的,这远比娱乐新闻要娱乐的多,但是能看到的人却不多,所以《芝加哥》开了一个不可能成为事实的先河。即使有一天我们从媒体看到一件新闻事件的制造过程,但是这件新闻的制造过程的新闻又是怎么出来的呢?这同样也一定是一个制造过程。就像那种千层盒一样,我们一个一个的拿开,到最后盒地可能什么都没有,但是娱乐圈的千层盒的盒底一定放着厚厚的钞票,美元,英镑,人民币,付钱的是看报纸的看电视的,报纸不贵一块钱一份,几十个版,当废纸卖还可以卖五毛钱,除此之外还能看到国家大事幽默小品,划得来。何乐而不为呢?

昨天就写了这些,晚上燕子累了,不想看碟了,我就一个人看,看戈达尔,然后今天就想接着把这个写完,昨天写的上半段,其实还没有写完,有点疲倦就开始玩对对碰的游戏,玩到后来燕子回家把电脑占了,我就没机会写完了,到今天也是完全不想写了,觉得写得什么狗屎东西,上半段就这么吧,原来的思路还有下半段了,还是写完吧,但是肯定比原来的东西会少很多了。

下半场之前是中场休息,再来讲一个故事。广东的一个作家,请西安的两个作家到广州来编一套丛书。在酒店包了房间二人享用,吃喝无忧。于是西安的两作家苦思冥想,想思路,想形式。到了周末,出版商派人来视察一下进度。看到两作家愁眉不展,就大手一挥说,周末就不用工作了,我带你们去消遣一下吧,就派了车把二人开到珠海的一个小岛上,玩了两天。回来之后二人思如泉涌,有过了一个星期,出版商没派人来考察了,广东的那个作家过来拜访,西安的两作家就问广东作家,什么时候再带我们到那个岛上消遣一下,广东作家微微怔了一下,知道大概是什么会事了,就找了个理由把二人打法回了西安,并在心里说,这两个人基本上废了,写不出好东西了。

接着上半场的娱乐圈,在说文学圈。一样是圈子,就好像是孙悟空给唐僧用金箍棒花的那个圈子一样,白骨精是进不去了,除非用美貌、馒头、外加假仁假义才能骗得圈子里的唐僧出来。这个比喻不是百分百的恰当,最多也只能说明一半的道理,就是进入那个圈子实在是太难了。连里尔克这样的天才少年在他展露才华之初,也曾大力撰文,用夸张的语调颂扬当时法国文学圈里一些大有名气而才华捉襟见肘的作家,以期进入但是的文学沙龙,在当时还不叫圈子,而当时法国形形色色的文学艺术沙龙的主要作用还是真实的艺术交流和帮助一些穷困潦倒艺术家和文学家,在现在这些作用早已淡化。幸好后来里尔克及时醒悟,才写出那么多不朽的诗句,流芳百世,当然这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他自身的才华,但是从另外一个侧面也揭示这样一个道理,才华固然重要,但是品格同样不容忽视,所以郭沫若在今天俨然是一堆臭不可闻的狗屎。

在今天要进入文学圈,你可以用金钱作钥匙,但是大多不现实,因为进入的目的是什么呢?不还是金钱外加一些名声吗?所以这样做无疑是脱裤子放屁了。所以就可以用不值钱的文字和身体,文字男女都会,身体大部分还是女人再利用着,在这里我无意侮辱任何一个女性,如果觉得受到歧视,那也只能是自取欺辱,因为这是现实。我知道的女诗人中,有委身评论家的,也有和男诗人有一腿或者两腿了,连诗人这样最纯洁高尚的心灵都已经肮脏成这样了,再看小说家就觉得无所谓了,拿鞋的,擦嘴的,都是从这些开始。一个小说家的奋斗史,同样可以写成一部《上海滩》,当然我们不排除这其中有写得好的人,因为他们有的确实很有才华。很多的时候却是写出来的都是垃圾,于是我就忍不住开始骂傻逼了,而这个时候燕子就在后面骂我傻逼,喝斥我怎么不行,问我写得是什么东西,怎么不能发表,然后就是我哑口无言或者开始争吵,大部分的结局是以我投降而告终。因为我没有事实依据去辩驳什么。

第三代很多牛逼得诗人已经不再写诗了,或者说写得不如以前多了。韩东写小说了,于坚写散文拍电影还要到国家做访问,扬黎搬到北京搞出版了,跟何小竹两个整了本《灿烂》总结中国诗歌断代史了,伊沙除了教书,还要做足球评论员,帮《女友》搞活动,在诗江湖上跟徐江一起把人家死去的妈妈从坟墓里挖出来玩虐尸游戏,有人在我为诗人的穷困潦倒鸣不平的时候,把伊沙夸的象个庄园主,这就是那个写饿死诗人在车过黄河的时候不小心撒了泡尿的胖子吗?

我也喜欢写字,喜欢电影。有时候我不得不怀疑,我的喜欢目的是什么?把文字变成铅字或者把电影印在胶片上送到电影院,供全世界人民娱乐?如果可以,这当然是个不坏的选择,但是前提必须是那是我想写得字和想拍的东西,如果你们喜欢更好,不喜欢,对不起,我不负责。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