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尚研究院

天色已晚 臣妾退下www.nofashion.cn

 
 
 
 
 

日志

 
 

奢侈毕竟是少数人的游戏  

2009-09-26 17:1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唐小唐

 

9月底,四大时装周如期进行,远在万里之外,我们不但第一时间看到秀场实况,还能通过众多的国外博客了解各种八卦花絮。互联网时代,在几个网站之间点来点去,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时间走得真快。

 

2008年初,筹备“中国时尚三十年”的图片展,去拜访摄影时李晓斌。天安门前面府前街的一个四合院里,李晓斌笨拙地用着电脑,给我解说一幅幅图片背后的含义,鼠标滚到机关大院门口“一看、二慢、三通过”的标语,我们会心一笑。改革的步子需要承担政治的风险,当年故宫里面用来拍照的红旗轿车道具前面半遮半掩的“在不影响本处工作情况下……”的木牌早已不知所踪,星巴克和卡地亚这些资产阶级腐朽物欲代表的品牌也能正大光明地开到“紫禁之巅”了。

 

中苏决裂和中美的建交,是中国这扇大门打开的开始,虽然它的标志仍然被记录为一句叫“改革开放”的口号。“尼克松将要访华”的特别消息在非正常广播时段广播到偏僻乡村的时候,相信也吓懵了无数下乡知青。有幸活过那个年代的人也许已经来不及计算在历史的洪流中打过几个滚,就迎来了奥运和国庆60周年。

 

这一切似乎和时尚没有什么关系。可谁又能想到毛语录和绿军装是那个年代最时髦的事情呢?把早发育当成是一件无比羞耻的事情的父母辈们也从来不敢相信如今隆胸这么常见。

 

当我们今天在讨论“时尚”这回事的时候,其实跟大多数人没什么关系。三十年前如此,今天亦如此。

 

丝袜这种时髦物件儿,在七八十年代也许只有作为外交官的女翻译章含之这样的人才能拥有,而普通人即使拥有也不可能拥有隆重场合去穿上这么一件不合时宜的东西。还好,那时候我们也都没有去追求这些东西。安东尼奥尼的纪录片《中国》的一开始,便有这样的旁白:他们虽没有奢侈品,但也不挨饿……这里看上去既不焦虑,又不着急。

 

当“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世界却变了。

 

奢侈品和它们的奴才——时尚杂志纷纷在中国取得前所未有的地位。它们教我们怎样怎样穿才好看,这没有错;它们教我们什么是好的;这也没有错;它们教我们应该享受,这没有错。因为我们要融入世界,和他们交流要有共同的礼仪,而这些可能都回体现在服装上。

 

而当倡导别人“不穿球裤”的女主编拉着大旗要把“慈善变成一种时尚”的时候,与此同时“环保”也成为了另外一个时尚话题。一个拿着300块底保一日三餐吃着咸菜为了月票制的被取消耿耿于怀的家庭,慈善与他们无关,他们只能“被慈善”;一个淘米水舍不得倒用来洗菜的家庭,环保同样与他们无关,他们“被自觉”地要求环保。

 

Givenchy的设计师Riccard Tisci自豪地说出 “我来的时候我们只有5个订制服客户,现在我们有29个”的时候,我们对于奢侈品和时尚的本质一目了然。那些在中国拿着名牌包的漂亮女孩被认为是妓女;那些各色的Mini Copper被认为是“二奶车”;那些拥有雄厚资金的公司被认为有着腐败背景。这不是仇富,因为中国30年前根本没有富人,所以现在的富人都来得可疑。

 

30年来,很多人把中国本土微不足道的时尚归结为“无根基”和“西化”,现实是30年前我们同样有人穿着“Chanel”,今天我们同样有人喜欢中山装。之所以如今我们觉得走到大街上时尚扑面而来,只不过是30年前那些穿名牌的人生儿育女,开枝散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家族。

 

时尚,古今中外,说到底都是少数人的事情,像奢侈品牌的集团化一样,那些有能力时尚和奢侈的人可能都拥有同一个姓氏.

 

约稿,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3022)|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