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尚研究院

天色已晚 臣妾退下www.nofashion.cn

 
 
 
 
 

日志

 
 

10年,00年代,一切都逃不脱一个0  

2009-12-16 15:14:32|  分类: 理財一周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唐小唐

眼看着爷爷变成一堆灰,88岁的老人确实也没有什么重量了。工作人员细心地扫着,三十出头的姐姐感叹着:人都是这个结果,人都是这个结果啊。我知道的也许比她早,10年前读到金斯伯格的诗集,序里面就写着这位“垮掉一代”代表人物的墓碑上就刻着:从坟墓外看人生,时光一瞬,其实就是全部光阴。

99年上大学,那是课本和考试改革的第一年,虽然没有文革后第一届高考值得书写,对于一个很少能感受改革的80年代生人来说也是一件能拿来说上几句的事情。可是我对于考上大学丝毫没有概念。一个农村土小子能考上大学本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但我知道这没什么,毫不谦虚地说以我的能力本该考上一个更好的大学。因为贫穷,高中三年误入歧途,真正在学校的时间不足一年,可能打破了学校被开除次数的纪录,但最终却仍然在那所学校完成了高中学业。

真正的大学生活可以说是从2000年开始。漫无目的的醉生梦死是很多大学生的全部四年时光。从师范毕业后当个老师,终其一生,没有其他选择。

这个世上最伟大的东西就是诗歌。这么多年见多了落魄的诗人,我还是这样认为。在大学阅览室看到一本叫《芙蓉》的杂志改变了我一生。那本杂志上不断地刊登第三代诗人的诗作。多年以后我在广东美术馆的地下室购书店买了一本杨黎的《灿烂》时还能回忆起当时的光景。

诗歌比鸦片和美女更让人着迷和上瘾。写诗成了我大学生活的唯一追求。这样的生活也是整个十年中最快乐和闪亮的瞬间。今天我已经忘记了诗歌的语言,甚至不再读诗,但是诗歌已然是心中的神明。

这个世界上最他妈奇怪的一个事情就是一个叫工作的东西。在农村,庄稼汉子从来不会把种田叫做工作。虽然辛苦但他们从不会怨恨土地,反而像儿子一样爱护,像老爹一样供养。但是工作,我们却把老板和公司当成仇人一样,工作赚钱的意义大于生活,城市人的整个人生就毁了。

这样的屈服,对于每一个2000年以后毕业的人来说基本上是一个共同体验。我们不断地被迫或者自愿地丢弃那些理想。理想更多时候不是动力而是负担,实现不了会抑郁、会狂躁,有时候甚至有背个炸弹上街的冲动。所以不如放下。

在电视台做新闻节目的时间很短促,暗访过小姐、跟踪过乞丐集团,被屠畜防疫部门的领导保安威胁过,被无证经营的充气挡店主扛着煤气瓶拿着打火机命悬一线过。狗屁的新闻理想,父母在不远行,离乡千里已属不孝,如果再落个客死他乡,白发人送黑发人,真要死不瞑目了。

于是变成了别人眼中的一个时尚圈人士,靠着操爹骂娘的文字,赢得了一些尊重。因为大家都在奉承、说假话、舔股腚,只是我保持着不说假话的一个底线。零零年代的这五年平淡如水,我也直奔三十,这也许是最好的状态。每每读书,页面风起云涌,自己置身度外,这状态便如十年前那般,不想有追求,只等一死,烧成几两灰。时间过的很快的,我们等着瞧吧。

网易博客《00年代》约稿,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3137)|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